你的位置: 首页 > 女生频道 > 短篇言情 > 民国传奇之红娘炼爱记
民国传奇之红娘炼爱记蓝悠言薛行锋全文精彩内容免费阅读

民国传奇之红娘炼爱记闲雨

主角:蓝悠言薛行锋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民国传奇之红娘炼爱记》的小说,是作者闲雨写的短篇言情风格的小说,大家可以在本站中在线阅读到这本顾淮简安小说,一起来看下吧:自古,男女婚事,讲求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可当逢民国乱世,老一辈的婚姻观念是否应该继续沿用?她,是正值二八年华的新任红娘蓝悠言,为了寻爱,不惜逃出家门,不远万里来到战火纷飞的江城,他,是正值弱冠之年的冷血军阀薛行锋,为了得到爱,不惜毁灭一座城……她为情所困,他为爱痴狂,都是痴情种,何必相责难!不同的爱相遇,又会擦出怎样的火花?...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19-12-09 17:38:01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十年后,民国初年,江城。

军阀割据,战火纷飞,似乎没有哪一座城市能够幸免于难,就连江城也是如此。

刚刚经过战火洗礼的江城街道死气沉沉,一片萧瑟,只有几支巡逻的军队不时路过。

城门处,两个女孩翩然而来。而城门已经紧闭。

在前的女孩名叫蓝悠言,在后的女孩名叫阿灼,是蓝悠言的贴身丫鬟。蓝悠言本是苏城金牌红娘世家的千金小姐,只因家中逼迫她与一个素未谋面的景家公子成亲,她便毅然决定离家出走,找寻她自己的幸福。

其实,蓝悠言早就已经心有所属,就是她小时候的玩伴苏锐,蓝悠言带着阿灼不远万里来到了江城,就是为了找到苏锐,去表明她的心意,可是谁知苏锐一家早已经搬离老宅,不知去向。

蓝悠言和阿灼已经离家数日,身上带的盘缠已经所剩无几。

“咕噜噜……”

蓝悠言抬起手握住阿灼的肩膀,语气中略带歉意:“阿灼饿了吧!都怪我,让你跟着我出来受苦了……”

阿灼连忙摇头:“小姐,我不饿,跟着小姐出来,是阿灼自愿的,能跟着小姐,就算再苦,阿灼也不怕!”

“傻丫头!阿灼放心,只要有我在,我就一定不会让阿灼饿肚子的!”蓝悠言打开背囊,拿出了她们仅剩的口粮——一块儿红糖糕,她把红糖糕放在了阿灼的手心,轻声道:“阿灼快吃了吧!这还是奶奶亲手做的呢!”

阿灼先是不肯,可是百般推辞之下,阿灼还是吃下了红糖糕。

正值初春季节,春雨说来就来,不知何时天空中已经飘洒起了细密的雨丝,雨丝飘飘洒洒,使得本就寂寥的街头更添了几分萧瑟。

可是,不远处,不知发生了何事,一群人正争抢着围着观看。与这萧瑟冷寂的街道形成鲜明的对比。

蓝悠言和阿灼也走到了前面观看。

原来是一纸告示,内容如下:

薛府三少,心仪林家小姐舒儿已久,欲迎娶,今特诚心聘请红娘,为之说媒,事成之后,赏赐千金。

蓝悠言眼前一亮,她回过头对着阿灼说道:“阿灼,你快看,天无绝人之路,这里有人招聘红娘,岂不是正和了我们的身份?”

“啊?”阿灼有些疑问:“小姐,可是,你刚满十六岁,还未曾接下过一桩婚事,你的这个决定是不是有些过于草率了?”

“怕什么!万事开头难,如果不迈出第一步,就不会有第二步,更何况,奶奶说媒的时候,我一直在她老人家身边学习,早就已经学了一个八九不离十,差不多,差不多!”

蓝悠言从背囊中拿出了一个淡蓝色的荷包,荷包上面绣着一个大大的“红”字,蓝悠言恭恭敬敬的将荷包挂在腰间,抬起手,便揭下了这纸布告。

可是不知为何,周边的人见蓝悠言揭下了这纸布告,就像是见了瘟神一样,急忙的躲开了。

蓝悠言心中疑惑,便拉住了一位大婶询问。

大婶满面惊惶,她对着蓝悠言说道:“姑娘,你可是闯下大祸了!这个薛家三少,就是江城的新主人,杀人如麻,而这个林小姐本是江城前任主人成以山的准儿媳妇,江家和薛家结仇,林家小姐又怎么会嫁给薛家呢!如果你说不下这桩亲事,恐怕难逃一劫啊!”

蓝悠言心中一惊,她没有想到这件事情竟然这般复杂,她看着手中的布告有些不知所措。

站在一边的阿灼也把事情听了一个明白,她有些着急了:“小姐,我们快跑吧,如果小姐出了什么事情,我该怎么向奶奶交代啊!”

这时,一队兵马飞驰而来,停在了蓝悠言和阿灼的面前。

为首的军官面色冷峻,他打量着蓝悠言挂在腰间的荷包,还有她手中的布告,开口道:“想必是小姐揭了布告?那就请小姐移步随薛起去见三少!”

蓝悠言刚要开口,站在一边的阿灼却拽起了了蓝悠言的手臂就跑。

薛起见状,眉毛紧皱,吩咐手下道:“揭了布告者,不按照布告行事,便是重罪,活要见人,死要见尸,给我追!”

雨逐渐大了起来,蓝悠言和阿灼在雨中狂奔,而薛起带着部队在后面紧追不舍。

因为对江城道路的不熟悉,阿灼带着蓝悠言跑到了一条山路上,本就崎岖的山路,在加上雨水的冲刷,变的更加泥泞难走。

突然,蓝悠言脚下一滑,侧身摔向了山谷,阿灼心中惊慌,可是她还是没能抓住蓝悠言的手。

“小姐!”阿灼喊得撕心裂肺,可是也无法救回蓝悠言。

“小姐,你如果不在了,阿灼可怎么办啊?”阿灼心中一阵冲动,她也向着山谷冲去。

这时薛起带着部队追了上来,薛起一个飞身,扑倒了阿灼,失去小姐的悲伤再加上雨中受凉,阿灼晕了过去。

薛起带着阿灼回到了薛府。

安置好阿灼后,薛起准备去见薛家三少薛行锋,这时一个士兵跌跌撞撞的跑了进来,跌倒在了薛起的面前。

这个士兵受了多处枪声,他已经是奄奄一息。

“怎么回事?三少呢?”薛起知道这个士兵是薛行锋的贴身卫兵卫来,他见卫兵如此,心中不免一阵惊慌。

“我,我们遭遇埋伏了,有人报信说成以山的儿子成澜在城东出现,可是谁知却是一个埋伏,兄弟们死伤惨重,三少爷不知所踪……”随后,卫来昏了过去。

雨下了一整夜,薛起带着部队在城东找了一夜,也没有找到薛行锋的影子。

而此时在城东的一处隐秘山洞中,一簇将要燃尽的火堆在微弱的跳动着,而山洞的岩壁边则是躺着一男一女,女孩是蓝悠言,男孩时薛行锋。

原来,当初蓝悠言摔下山谷后,并无大碍,只是脸上划破了几道口子,还扭伤了脚,可是她在山谷的另一边却发现了受伤昏迷的薛行锋,蓝悠言并不认识薛行锋,只是看着他长相眉清目秀,不像是恶人,便将他救到了山洞。

山洞外的雨停了,可是雨水带来的寒气却并未减弱,眼看着火堆就要灭了,蓝悠言不由得打了一个喷嚏。

蓝悠言向火堆里面加了几根木头,可是因为淋了雨,木头已经湿了,火堆中散出了一阵呛人的浓烟,

这阵烟呛得昏迷的薛行锋一阵咳嗽。

薛行锋的手臂受了枪伤,因为失血过多,到现在薛行锋也没有醒过来,而这阵烟竟然呛得薛行锋有醒来的迹象。

薛行锋无力的张开双眼,可是当他看见蓝悠言后,强撑着坐起身,警惕的说道:“你是谁?我这是在哪?”

“你不必管我是谁,我也不知道我们现在在哪,我劝你还是不要说话,省省力气吧!否则一会儿伤口裂开了,我可没法帮你止血了!”蓝悠言的脸色也没好到哪去,嘴唇被冻的青紫。

“咳咳……”薛行锋连续咳嗽了一阵。继续开口说道:“是你救了我?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蓝悠言心中一阵恼火,开口道:“真是乱世,就连救了人也要遭受怀疑,真是让人唏嘘!怪不得奶奶总是不让我出去玩,看来真是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薛行锋看得出蓝悠言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对他没有什么威胁,于是他放下了警惕,道:“原来是一只被关在笼子里面的金丝雀!”

“你这个人也太没有礼貌了吧!我可是救了你,如果我不从山谷里面把你拖到这个山洞里面的话,恐怕你早就被野兽给吃掉了好吗!你不感谢我也就算了,居然还那我开玩笑!”蓝悠言没有好气的说道。

薛行锋看了看他浑身的污泥和被刮的破破烂烂的的衣服,开口道:“想必,我这一身污泥,和破碎的衣服,也是拜小姐所赐了!我可真是要感谢你呀!”

蓝悠言脸一阵红:“这又不是我故意的,你那个大个子,长的又那么老!想来,你吃的盐水比我走的路都多!我怎么能抬的动你,所以只好把你给拖过来了……”

“好一个牙尖嘴利的小姑娘,竟然敢说我长的老!”

这次蓝悠言在针锋对决中暂时取得了上风,她便见好就收,没有在搭理薛行锋,而是一瘸一拐的向着山洞走去。

薛行锋道:“你的脚受伤了,你要去哪?”

“找水!”蓝悠言语气无奈,没有回头看薛行锋,就一瘸一拐的离开了。

蓝悠言坠下山谷,本身就受了伤,再加上雨中受寒,最终蓝悠言晕倒在了水池边。

薛起最后在山洞中找到了薛行锋,并一起救回了蓝悠言。

等蓝悠言在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三日之后。

蓝悠言起身开门,却被士兵门口的士兵拦住了:“没有三少的命令,小姐不可以踏出这房间半步!”

蓝悠言有些恼火:“我不认识什么三少,我就是想知道我现在在什么地方!”

可是士兵并未搭理蓝悠言,但是士兵的手却依旧拦在门口。

“醒了!”一个慵懒的声音响起。

蓝悠言抬眼望起,只见一个身穿军装的少年踱步过来,少年的手臂包扎着吊在胸前,他抬起了手,示意守在门口的士兵退下。

“是你?”蓝悠言惊愕道:“怎么,我救了你,你却要恩将仇报不成?如今把我软禁在这里是为何?难不成就是因为我说你长的太老,你一时间气不过,就把我给抓起来了?”

薛行锋的脸色还不是很好,可是已经恢复了些许的血色,他从口袋中拿出了那张布告,开口道:“我薛行锋怎么会是那种小气之人,既然小姐揭了布告,那就劳烦小姐替我去林家说媒,事成之后,我薛行锋绝对不会亏待了小姐!”

蓝悠言想起了那个街头大婶的话,于是她开口:“原来你就是薛行锋!不过男女亲事虽然自古讲求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可是如今世道变了,如果男女双方没有感情基础,我帮你说媒,那就是在害了双方!”

薛行锋嘴角弯起一阵笑,他走到了蓝悠言的面前,他道:“你怎么知道我们没有感情基础呢?”薛行锋的脸色呈现出一丝怒火,继续道:“我和她从小青梅竹马,可是成澜却横刀夺爱,不知用了什么手段,竟然让舒儿对他死心塌地,我爱舒儿,我为了她甚至不惜牺牲整座江城,难道这不是感情基础吗?”

“那是你一厢情愿!”蓝悠言开口道。

“住口!”

薛行锋掏出了腰间的手枪,抵住了蓝悠言的胸口。

蓝悠言面不改色,继续道:“你知道她爱的不是你,强求得来的爱是不幸福的!”

“彭!”一阵枪声响起,蓝悠言身边的一棵树拦腰折断。

薛行锋面色一转,嘴角呈现出一抹笑,收起了手枪,俯身到蓝悠言的耳边开口道:“强不强求,我说了算,如果你不去说媒,你的那个小丫鬟就会和刚才这棵树一样!”

小说《民国传奇之红娘炼爱记》 第2章 差不多?差多了! 试读结束。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