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女生频道 > 现代言情 > 静待花开
《静待花开》韩少泽安静小说在线阅读

静待花开安芯

主角:韩少泽安静
《静待花开》是作者安芯著作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作者文笔极佳,题材新颖,推荐阅读。《静待花开》精彩章节节选:“不,我不去!少泽,你听我解释,不是我推她的,她是自己摔下去的!”安静死死抓着韩少泽的裤脚,虚弱的喘着气。韩少泽爬满寒霜的眸子看着她,“不是你?安静你可知琼儿有多爱那个孩子,每天都过得多么小心翼翼?”安静眸子微颤,她感受着那阵阵寒意包裹着自己的身子,颤着唇道:“少泽,我没有理由伤害她,也不会傻到那种地步!”“你讨厌琼儿就是最好的理由!”韩少泽冷冷的声像是一把刀狠狠剜着安静的心口,“我这一辈子,永远不会喜欢上你,因为——”接着,他靠近了安静的耳畔,声音冰冷,“你让我感到恶心。”...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20-02-25 16:16:32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很快,医院便到了。

李瑞林抱着安静那因疼痛而晕过去的身子,飞快朝着医院内奔去,他突然觉得安静的身子,似乎比昨日抱起来更轻了一些。

……

当床上的人悠悠转醒,安静下意识的便去轻抚着自己的小腹,似乎一切安好。

“静静,你的身体不好,恐是要住院。”李瑞林担忧的声传来,“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韩少泽为什么又那样对你?”

安静艰难的起身,她感觉身体宛如撕裂般的疼痛,她深吸一口气,低垂着眼眸,声音哽咽:“婆婆去世了。”

身上,似乎有好几处疼痛感,背部被桌角磕得生疼的地方还在隐隐作痛。

“与你有什么……”接而,李瑞林像是想到什么,猛地从凳子上起身,一拳头打在了墙上,低吼一声,“他不会以为是你做的?”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窒息感。

安静双眸望向了窗外,她喉咙艰难的发出一个声:“嗯。”

“他到底有什么好?值得你这样做?静静,你放手吧,他不值得。”李瑞林接而再坐在凳子上,低沉着声。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可是我放不下。”即便如此,她还是死心塌地,无法放弃。

再者,她不能让自己的孩子没有父亲。

李瑞林手一紧,眉头紧皱,“他不值得。”

结婚这么久,李瑞林一直看着安静受苦,却又无能为力,他希望安静能离开那个男人,却看着她一次次的拒绝。

那韩少泽不爱她,这般只会伤心伤身。

“我想休息了。”安静再次躺下了,她闭上眼,不愿再听到李瑞林的话语。

李瑞林揉了揉眉心,语气柔和了下来,“那你好好休息,我明日再来看你。”他必须要走,怕自己一个生气,再次去找韩少泽打一顿。

听着门响,安静再次睁眼,她抬手,轻抚着小腹,双眼通红,“宝宝,我定会护着你,也不会让你没了爸爸。”

那儿虽依旧平坦,但她似乎能感受到有个生命。

当病房门再次被推开时,安静望着那让她爱慕的脸依旧冰冷,欣长的身子站在了床边,语气依旧没有丝毫情愫,“护好他。”

“少泽。”

安静眼睫微颤,当她以为韩少泽是关心她,却听着那宛如恶魔般的声传来,“这是你唯一赎罪的机会,生下他。”

“我没有,少泽,妈不是我害死的!”安静轻颤着声,摇头。

韩少泽眸子一沉,弯腰,钳住她的下颚,冷冷道:“你日日送去的保温盒,里面沾染了什么你别说不知道!”

那个保温盒,昨天太累,本想着今日再清洗。

谁曾想居然被几人拿去做了鉴定,那上面可是有对林琳身体有害之物,坐实了安静便是那杀死林琳的凶手。

可,安静从未动过手脚。

“我没有,少泽,我从未做过,我怎么会做那样的事情?”在这家唯一的温暖便是林琳给她的,安静怎么会下毒手?

韩少泽冷笑一声:“你那恶毒的心思,早就不是一天两天,害琼儿流产,杀死妈,还有什么你是做不出来的?”

下颚的痛感袭来,惹得安静一句话都无法说出,布满血丝的眸子噙满了泪水。

“别用你那恶心的眼神望着我。”韩少泽狠狠甩开了她的下巴,接而拿起一旁的纸,像是擦拭脏东西般狠狠擦着手,接而把纸扔进垃圾桶内。

“照顾好你的孩子,若是他没了,你也没有存在的意义了。”扔下这句话后,韩少泽大步离开。

安静趴在床上,下颚的疼痛感蔓延开来,似乎到了心口处,她手攥着心口处,撕裂般的痛感让她一时间无法呼吸。

那个孩子,是她唯一留在韩少泽身边的筹码了。

整整两日,韩少泽对她不闻不问,唯有李瑞林会来医院看看她,她躺在病床上,无聊时便望着窗外的景色。

林琳,要出殡了。

安静撑着自己那略有些虚弱的身子,穿好衣服,走出病房。

“你身子还未恢复,不可出去。”一个护士急忙拦住了她的身子,劝着,“即便不为了自己,也想想肚子内的孩子。”

“护士,我必须出去,放心,我没事。”安静扯出一丝笑意,抬着沉重的脚步,离开。

“诶——”

本还想叫住,身后一个声音传来,“今天,她的婆婆要出殡,作为儿媳,自是要前去吊唁,让她去吧。”

林琳的葬礼,在一个教堂内。

全数人一身黑衣,坐在了教堂内,听着牧师致辞,沉重哀痛的气氛,蔓延在整个教堂之内,安静寻了一个偏僻的角落,坐下。

手上,紧握着林琳那张笑靥如花的照片,她豆粒大的泪珠打在照片上,她才察觉自己眼眶中早已满含泪水。

蓦然,一只手抓住了她的身子,她踉跄几步,直接被带出了教堂内。

“滚回去。”依旧冰冷的语气。

安静手中紧攥着那张照片,语中带着恳求,“少泽,我只想送走妈,求你,让我送走她好不好?”

“任何人都可以,唯有你,不配,你有何颜面?”韩少泽冷冷的开口,双眸中的厌恶与嫌弃一览无遗。

这冷到让人窒息的话语,安静想过千万遍,但听到之时,还是那般痛。

她不想再做解释,此刻,安静只想送走林琳,再次开口:“不管如何,我都是儿媳,作为儿媳我应该去送走她。”

“呵!杀人犯还想送走杀死之人,贱女人,赶紧滚,否则,你连独中那个孩子也别想保住!”韩少泽恶狠狠的道了一句。

安静立马捂住她的小腹,泪水瞬间涌出,她沙哑着声,“这是你的孩子,你——”

“滚!”

若是想留住这个孩子,安静必须离开,她望着韩少泽走进教堂。

教堂的钟声敲响,她只能躲在一旁的灌丛中,看着那黑漆木棺材被抬出,她捂着自己口鼻,眼泪潸然落下,她听着人群中的哭声,自己却不敢吭声。

……

等所有人尽数散去后,她才走出灌丛,却听着一旁还未离开之人传来一句话:“没想到,韩少的母亲,居然是自己老婆害死的。”

小说《静待花开》 第四章 试读结束。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