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愿与昭昭共白头
愿与昭昭共白头免费阅读 昭昭林长生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愿与昭昭共白头素衫清韵

主角:昭昭林长生
主角叫昭昭林长生的小说叫做《愿与昭昭共白头》,本小说的作者是素衫清韵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昭昭嫁了,五百大钱被买回去,给一个病秧子冲喜,谁知道那人还是挂了,她成了小寡妇。昭昭又嫁了,这次是一个很强壮的男人,但愿这回能够白头到老,一直走下去。————万年老铁树开花了,一品大将军动心了,然而他看上的却是个小寡妇。众幕僚:将军三思,此女出生乡野,门不当户不对,与将军不配。将军:你们这些单身狗通通闭嘴!...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0-03-25 10:40:08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第十五章这到底是个什么怪物哦

张氏一听这话心里就来了气:“昭昭,你二婶和三婶家里也不好过,人多地少。我们家里就剩我们俩,吃不了多少,省一省也就出来了。”

昭昭没有吭声,用火剪使劲的在地上戳,凭什么呀!

生气的后果就是,一只野鸡,一条鱼,加上贴的死面饼子,除了张氏那一少部分,全部进了她的肚子。

当然,骨头和汤会记得给黑子留一点的。

然后张氏的脸就更难看的,耷拉的嘴角,耷拉的眼皮,拧在一起的眉头,那褶子比金丝菊还要多。

她就不明白了,这丫头就那么一个小身量浑身也没有几两肉,怎么就能装下那么多东西了?整个就是一饭桶啊!

家里的饭不管煮多煮少,就没有剩下来留到下一顿的,那个肚子就跟无底洞一样,这到底是个什么怪物哦。

吃了下午饭之后天也要黑了,正准备闩了远门睡觉,就见林二郎急急慌慌的从村子西头跑过来,后面还跟着余钱,挎着药箱走的也急的不得了。

张氏心里一沉,本来是闩门的,瞬间变成了开门,跟在余钱后面就去了路坎子下面的林二郎家。

不管怎么样,那是他儿子的家,这个时候带着郎中急急忙忙的,可千万别出什么事情才好。

林二郎家,林金元已经烧迷糊了,喊都喊不醒。

都是在山里面风吹日晒摸爬滚打长大的孩子,林金元的身体自然是好的,长这么大,头疼脑热的都少见,冷了顶多流两串鼻涕,啥时候发过烧了。

这不病还好,一病起来就这么凶险,让人如何的不担心害怕。

郭氏这么一阵子功夫眼睛都哭肿了口里一口一个:“我的儿啊,金元啊......”好像林金元已经断气了似的。

余钱进屋,伸手摸了一下林金元的额头,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怎么回事?好端端的怎么烧成这样了?”

“余郎中啊,你快给金元看看啊!快啊!”

借着昏暗的油灯,余钱将望闻问切做了全套,然后才把出来的时候准备的退热的草药给了林二郎:“先煎给他喝了,隔两个时辰喝一次,要是不退烧就赶紧送去城里。”

这退烧药他是按着风寒起热来开的,所以他心里没底。林金元一个大小伙子,这天又不是寒冬腊月,哪里来的风寒。可若不是风寒,又怎么会起热的?

拿了药之后他顺嘴说了一句:“还没有到大冷的时候,年轻力壮的小伙子怎么会突然发热呢?这要是长生那身体还说得过去,金元这孩子从小身的体就结实啊。”

张氏心里突的一下冒出了一个念头来:该不会是沾到不干净的东西了吧?

昭昭对二房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吃完饭,瞧着院门半掩,屋里没有张氏的人便知道她出去了。

将灶房门关好,给张氏留了门就回了屋里。

炕上原本是有两床被子的,埋林长生的时候用了一条,眼下就剩下一条了放在炕上看着空荡荡的。

她抱着被子从炕这边滚到炕那边,听着张氏回来闩门的声音然后就睡着了。

第二天依旧是个好天气,早上张氏煮了一锅番薯,昭昭连皮啃了几个,然后就上山了。

跟她前后脚的功夫,张氏也锁门上了山,背着背篓,拿着耙子,是要去耙松叶的。但是背篓里面装了她昨天买的纸钱,是要烧给林长生的。

人都死了好几天了,一张纸钱都还没有烧。

爬上山头,张氏放下背篓,在光秃秃的坟前站了半响。

她脑子里面有些乱,哆哆嗦嗦的的点燃纸钱然后蹲在坟前道:“长生啊,你走了,家里就剩下祖母一个人了。昭昭,昭昭那个孩子性子犟,你在的时候她能听你的,你不在了我也管不住她。也不知道她能在家里守多久,可是她怎么着也是你媳妇啊。你二婶的意思是反正你们也没有圆房,金元那孩子怎么也是你兄弟,一笔写不出两个林字,昭昭跟了他可以兼祧两房,以后有了孩子先记一个在你名下,你也算有了后。”

“我本来是不同意的,你这才刚刚走,她不该打昭昭的主意,可是我想了想这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昭昭还年轻你们又没有圆房,若是不想办法拴住她,她迟早会走的,你也不想让她走对不对?所以你就别怪金元啦,这也算得上是一件好事。”

......

等她絮絮叨叨的说完,带来的纸钱已经烧尽,山风一吹,纸灰飞的到处都是。

她起身背着背篓拿着耙子下山捞松叶而已,用不着跑这么远。

刚刚离开,坟后后面就出来了一个人,皱眉看着她离开的方向。

居然要把昭昭许给林金元?

他觉得自己该找林金元好好谈谈。兄弟妻,不可欺。林金元跟林长生可是亲堂兄弟,林长生这才死了几天他们一家子竟然把主意打到昭昭头上。

却不知林金元已经被昭昭吓的魂都丢了一半,喝了那余钱的药根本不抵用,天才麻麻亮,林二郎便将人送去了郡城里头。

躺在牛车里面的林金元一直迷糊着,嘴里偶尔还会喊两声:“我错了不敢了!”

看着一点不像生病,真的像中邪了一样。

郭氏这会儿哭都哭不出来了,一夜没睡,眼睛肿的不像样子,声音也哑了,看着林金元这样子忍不住问林二郎:“孩子他爹,金元这样子烧下去会不会烧出问题啊?”她可是听说烧过头会把人烧傻的。

林二郎没有吭声,只是脸色非常的难看。

家里就靠着那点地,一年到头看天吃饭。林金元都十九了早都到了该说亲的年纪,他就想着攒点钱怎么也要给孩子把这件事情定下来。

可是这么一烧,往城里那么一去,不用想那银钱就跟淌水似的就出去了。

这要是人好了还好,若是钱花了人还不好......

毕竟不是郭氏一个人听说过,他也听过别的村子里发热把人烧傻的。

这都滚烫的烧一夜了,他这心里感觉被揪成了团一样,气都出不出来。

小说《愿与昭昭共白头》 第十五章 这到底是个什么怪物哦 试读结束。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