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良妻有毒
良妻有毒姚婧姝星遥小说在线阅读 良妻有毒最新章节

良妻有毒画堂春梦

主角:姚婧姝星遥
主人公叫姚婧姝星遥的小说叫《良妻有毒》,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画堂春梦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只因在人群中多看了一眼,我就认定你是我的妻。”星遥邪魅的笑道。都说她毒良妻,姚婧姝偏生不是,深宅内苑多是非,她只做傲娇的自己。...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19-10-09 20:45:26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束府,傍晚,柏园。

林氏派去姚家的官媒很快有了回复,其实官媒是走过场,星遥私下都已经见过准岳丈了,娶亲的仪式一样都不能少,为的是不想委屈了一对新人。星遥见母亲这么帮衬他,开心得上去抱住林氏,左一声娘右一声娘叫的很是亲热,林氏本来就疼这个儿子,见他黏着自己撒娇,虽然口上数落儿子这么大的人怎么还长不大,但脸上却挂着欣慰的笑:

“好了,别黏糊了,怪臊的。”

彩靳见四弟这般有趣,笑道:

“成了亲可就是大人了,再也不许耍小孩心性。”

“知道了四姐。”星遥真想快点成亲,他太爱婧姝了,连晚上做梦的时候都是婧姝的倩影。

“没想到了四弟会比三弟早成亲,三弟,你也要加把油啊。”杨飞笑着拍了拍星远的肩。

星远见三姐夫这么说,有些不好意思,嗫嚅着笑道:

“谁先成亲都无所谓,听说四弟的这位妻子是他自己看对眼的,这可真是太好了。”

莫忠海刚从铺子里回来,换了衣服跑到林氏屋里,见星远这么说,笑道:

“这就是缘分了,想必那月老的红绳把两个人绑一块了,若想解开都难。”

“四姐夫也打趣我,你和四姐姐难道没有红绳吗?若你们是无缘的,这回子为何又做了夫妻?”星遥道。

彩靳面皮薄,见四弟这么说,早红了脸低下头不作声,莫忠海的神情也有点讪讪的,温柔的朝爱妻笑看去。

彩新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抿着嘴笑了笑,叹口气,说:

“唉,你们都是有缘法的,偏我不是。”

杨飞见妻子这么说,一脸疑惑道:

“你如何不是?你和我在一起难道这不叫缘法?”

杨飞说的一屋子人都笑了,彩新羞得不行,拿手掐了掐杨飞的胳膊,急道:

“你个不开眼的东西,怎么说出这起子话来。”

“难不成我说错了,正所谓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就拿如今的四弟和未来四弟妹来说,若不是前世修来的,为何会在七夕那一天叫他们两个相遇。照理七夕那天晚上街上肯定人山人海,偏偏让四弟看到那姚家二小姐,而且一看就对眼,这不是前世修来的是什么?”

众人见杨飞说的有理,全都点头附和,唯独星远似乎有点闷闷不乐,他们说缘分,难道我是那无缘的,想七夕之夜被月老牵了红绳的人何止星遥一个,玲珑桥上遇到的那个姑娘不正是我梦寐以求的妻子吗。

“远儿,远儿——”林氏一连唤了星远几声,星远都没有反应。

“三哥,娘叫你。”星遥碰了碰星远的胳膊,星远方才从臆想中回过神来。

“娘,你叫我。”

看到儿子魂不守舍的样子,林氏皱了皱眉,说:

“听说你从云南回来之后口里长了溃疡,可好了?”

“好的差不多了,原就不是什么大病,朦胧从三姐姐这里讨了香薷丸的方子,配齐了方子上列出的药,煎了汤给我喝,溃疡很快就退了。”

“嗯。”林氏点了点头,道:

“前儿个你表妹香香托人给我带来一封信,这姑娘在信上说的礼貌周全,还问你们几个的好,看着就让人觉得喜欢,远儿觉得你表妹如何?那是你舅母的侄女,你舅母因为疼惜她一生下来就没了亲娘,打小养在身边,如今也已经十八岁了,我想她总比董鹤儒的孙女要强,你们小的时候还见过呢,不知远儿还记得吗?娘的意思是想把你表妹许配给你。”

见林氏这么说,彩新彩靳姐妹并不觉得意外,因为林氏先前就提过。星远对那位表妹的印象不是很好,觉得女孩子那样未免伶俐过头了,可娘似乎很喜欢人家,若当面拂了她老人家的意,恐怕会令她不开心,只不做声默默低着头。

林氏见状,似有点不悦,啧了下嘴刚要开口却被星遥岔了过去:

“快吃饭吧,饭菜都快凉了。”说完,夹了一块林氏最爱吃的玫瑰鸭给她。

“娘,我的婚事你可要抓紧,派了官媒之后接下来就该下小定了,我再给你三天时间,最晚三天你就给我把事办了。”

“噗——”杨飞差点没有把嘴里的饭喷出来,哈哈大笑道:

“四弟怎么说的像绑票似的,你的心也忒急了吧。”

星遥一本正经的说:

“怎么会不急,我都快急疯了,恨不得立即把婧姝娶进门,你当年成亲的时候难道不急吗?不急三姐如何会嫁给你?”

“扯你娘的臊,说话也没个下巴垫着,四弟饶还是这么口无遮拦,将来当心被媳妇降住,来,吃豆腐,豆腐可补脑。”彩新见四弟打趣他们夫妻,抢白了四弟一顿,完了又舀了勺豆腐放在星遥碗里。

星遥看了看姐姐给他的豆腐,皱眉道:

“豆腐可补脑这到新鲜,难道我成了豆腐脑了?”

众人见星遥说的有趣全都笑了起来,星远默默感激四弟帮他解了围,否则娘非向他逼婚不可,他对表妹香香实在提不起兴趣。

也许是快要成亲了,星遥这几天兴奋的都睡不着,等吃完饭从林氏屋里回来,冰玉服侍他宽衣洗澡,星遥躺在那里就是无法入眠,连带着睡在外间暖阁里的冰玉都被吵醒了。

“爷还是快点睡吧,自鸣钟都敲了十一下了,恐怕都快子夜了。”

“我想去外面走走。”星遥一骨碌从床上坐了起来,趿着鞋走到外间,星遥起来的声音早就惊动睡在外间的冰玉,她正要下床,被星遥又重新推到床上,笑道:

“你睡吧,我见三哥屋里的灯亮着,肯定也还没有睡,想过去跟他说话。”

“三爷莫非又看书看得忘了时辰,想必朦胧劝了也不济事,你去吧,只说一会儿话就回来,睡晚了明天早上又要赖床。”冰玉从窗口看见三爷屋里的灯的确还亮着,他们兄弟要说体己话就让他去吧。

星遥猜的果然没错,星远还没有睡,正坐在书案前发呆。星遥都站在他跟前了星远居然还没有发现,两只眼睛一眨不眨盯着糊了拢翠纱的窗子出神。

“咳咳咳咳。”

星遥的假咳声终于惊醒了星远,见站在地下的人是星遥,星远笑道:

“你怎么来了?”

“我见你屋里的灯还亮着,知道你没有睡,果然被我猜中了,你刚才那是怎么了?连我进来了,在地下站了好一会儿都不知道?三哥,你是不是也有了心上人,正在想那妙人儿,想的丢了魂。”星遥笑看着星远,觉得他这个哥哥一向矜持,纵然有了心仪的人也不太会在面上表露出来。

“瞎扯些什么,真是胡说八道。”星远嘴上抢白星遥,但脸不自觉的有点微红。

朦胧见少爷没有睡,自己就在外面坐着,没想到竟趴在桌子上睡着了,等她听见声音,发现四爷站在屋里正跟他们家三爷说话,忙起来沏茶让座。

“朦胧你别忙,我们不喝茶,我只和三哥站在院子里闲话。”

朦胧见星遥这么说就把黑檀木茶盘放回到多宝阁上,笑道:

“你们兄弟从小就有说不完的话,三爷去了云南几天想必有很多新鲜事要对四爷说,还是坐在屋里闲话吧,小心外面蚊虫咬。”

“不打紧,我们是不怕蚊虫的。”说着兄弟两走了出去。

朦胧笑着摇了摇头,到底不放心,怕两位小爷被蚊虫叮咬,拿了蚊香出来,虽然两位爷都说不喝茶,可朦胧仍把茶盘端了出来,放在石桌上。

“都说过我们不喝茶了,你还忙活,快屋里睡去吧,我们自己泡茶。”星远让朦胧回屋快睡。

“嗯,好茶。”星远见星遥夸茶好,笑道:

“去杭州的时候买的,二十两银子才买一两,上等的雨前龙井。”

“三哥还是那么爱喝茶,也有那心思,你上次送我的紫砂茶壶并茶盏我都不知道搁哪儿了,我就没有三哥那么好的心性,难怪爹总说若我有你一半沉静就好了,我就是个毛手毛脚的猴儿。”

星远见星遥这么说,笑道:

“你本来就属猴,不是猴儿是什么,哈哈,三哥打趣你了,你可别恼。”

星遥见三哥这么说,大咧咧道:

“我怎么会恼,娘都说我脸皮最厚,哇,好烫。”星遥就是个急性子,一口喝下滚烫的茶水,差点没有把喉咙烫破。

“喝茶就是品茶,要有耐心和一份执着,像四弟这种喝法叫驴饮,到外面去可是要让人笑话的。”星远笑道。

星遥尴尬的笑了笑,摸着自己的后脑勺道:

“我是个粗人,不像三哥你这么细致,说起来我们家里还是三哥最能干,能文能武,无论做什么事都像模像样,哪像我,到如今仍一事无成。不过我也快定性了,那是为了我心爱的女子,想必没有一个做妻子的希望自己的丈夫整日游手好闲,为了婧姝我一定会改掉身上的毛病,再也不出去胡闹。”

星远一直把星遥当孩子看待,今天发现他说话成熟很多,就觉得有点奇怪,一个浪荡子难道真的会为了一个女子痛改前非,这爱情也太伟大了吧。尽管星远不怎么相信星遥能变好,但他是自己的亲弟弟,总得信他这么一回吧。

“你能这样就好了,娘也宽心,爹也舒坦,来,我以茶代酒敬你。”

“敬我什么?”星遥狐疑道。

星远想了想说:

“敬你长大了,懂事了,不用人再操心了。”

星遥怎么觉得三哥有点不大相信他的意思,正色道:

“婧姝是我真正爱的女人,外面那些全部都是逢场作戏,我从来没有认真过,唯独对婧姝我是认真的,为了婧姝我可以做任何事情,三哥,难道你不相信我吗?”

看着星遥企盼的眼神,星远幽然道:

“其实我是羡慕四弟的,我就没有四弟敢爱敢恨的魄力,其实在七夕那天晚上我也遇到了一位喜欢的女子,只是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人是长得极好,看样子不像小门小户的女儿,端的是高贵大方,有一种很少见的出尘脱俗的气质。这几天晚上我都睡不着,想那位美丽的姑娘现在怎样了?又想自己如此惦记人家可是单相思的厉害,说不定人家早就把我忘了。呵呵,来,喝茶,我想那位姑娘应该把我忘了,我这完全是自作多情。”说完,星远一连喝了三杯茶。

星遥见三哥闷闷的,知道他肯定对那位姑娘动了真情,只是腼腆的性格使然,所以才会把事情憋在心里。星遥不理解三哥正像三哥不理解他那样,他们两个人的性格正相反,一个是飞蛾扑火,一个却喜欢左右摇摆。

“不如让我给你去查查,玲珑桥上的那位姑娘是何方神圣?”

“不不,我不想这么做?”星远的反应在星遥意料之中,他笑道:

“三哥你应该放开些,我就不像你凡事都瞻前顾后的,我喜欢单刀直入,这样够爽快。”

星遥这么说也在星远的意料之中,他也是笑道:

“你就是个拼命三郎的性子,刚才还说要定性呢,才一眨眼的功夫怎么就忘了。”

“我没有忘,只要我在心里想着婧姝,想着她美丽的倩影我就什么痛苦烦恼都没有了。三哥你放心,我知道你不爱从商,你的志向在仕途,我以前只顾着玩没有好好做生意,不过三哥你放心,从今天开始我一定会把心思放在生意上,等我上了手你就可以功成身退,去做你喜欢做的事情。考个功名,将来当个大官,实现你的理想和抱负。”

星远感觉四弟这番话说到他心底去了,真没想到四弟竟比他自己还要了解自己,他早就有把星遥带出来,然后全身而退,在功名上有所作为。星远被星遥感动了,握住他的手,说:

“到底是亲兄弟,你我竟想到一块去了,看来我平时小看四弟了,以为你是一个只顾自己玩乐,根本不会顾及旁人心思的自私的人,没想到四弟这般体贴通透,刚才那番话简直说到我心里去了。我十九岁就考取了秀才,早就想致仕为官,可惜爹不让,这么大的家业总得有人理,我就只好放弃自己的理想来完成爹的心愿,没想到四弟能成全我,若是这样,三哥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四弟的恩情——”

星遥不像星远,肚子里有这么多弯弯绕,说话也不像星远这样文绉绉,只不好意思的呵呵笑了笑说:

“我哪有三哥说的这么好,其实说到底还是我自私,想玩的时候就把生意推给三哥,不想玩了又让三哥去考功名,其实我们是亲兄弟,大家都是一家人,何必这么客气,三哥的好就是我的好,我的好也是三哥的好。”

星远见星遥说的大气,心想,我怎么就没有他这么宽阔的胸襟。兄弟两个畅所欲言,朦胧冰玉催了两人几次都不肯回房睡下,直到凌晨时分方才话别。

此时两人还不知道他们爱上的姑娘居然是同一个人,星远不像星遥,他没有这么豁达,也没有这么拿得起放得下。早晚有一天兄弟会生罅隙,今天晚上的互诉衷肠会为他日埋下祸根。亲兄弟也不是这么好做的,何况还有人说你横刀夺爱。

星遥娶亲的事在束府已广为人知,何敏捷总是放不下身为束府长媳却被架空的命运。她不敢在家婆跟前出气,总拿星迪作筏,见他又捧着书在那里看,脸一绷,上前几步一把夺下他手上的书,铁青着脸道:

“府里又多一个夹持我的人,往后这日子可怎么过。”

星迪愣怔的看着妻子,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带着不解的口吻道:

“谁夹持你了?往后的日子怎么不能过了?”

何敏捷几次挑唆丈夫去闹,星迪从来没有理睬过她,何敏捷觉得自己心里的苦无法被丈夫理解,所以脾气越来越僵,对丈夫也越来越差,若不是家婆厉害处处弹压她,她早就撕破脸在府上大闹起来。如今听说四少爷要娶亲,原本也不干何敏捷的事,然她却是一个多心的,怕新妇得到朱氏的赏识让她帮着一起协理中馈,这根本就是杞人忧天,若是换了别人断然不会想的这么复杂,但何敏捷却是这么想了,而且还把怨气发泄在星迪身上。

“姐姐。”何敏捷正在气头上,妹妹敏拦走了进来。

“这大热的天,你还出来干什么,还不快去屋里好生待着。”何敏拦被家姐一顿抢白,吓得连大气都不敢出,星迪实在看不过去,好言安慰敏拦:

“妹妹不要恼,你姐姐是跟我怄气呢,不是妹妹招惹的,不关妹妹的事。”

照理丈夫都替自己说好话了何敏捷也可以有台阶下,哪知她偏不,都走到外面了还不忘站在窗口厉声对她那可怜的妹子呼喝:

“你是脚底抹了浆糊定住了还是怎么着,见我出去了,只你姐夫一个人在家,你又来了是不是?”

没想到姐姐会说这么难听的话,何敏拦羞得满脸绯红,边哭边拔腿朝自己屋里跑去,星迪实在看不过去,气得浑身打颤:

“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哼哼,我是女子,是小人,你乃真丈夫,真大人,饶是这么出息也不见得考个功名给我看看,你若有作为,我何苦被人踩到泥里去。”

星迪见妻子就是一个有理三扁担,无理扁担三的人,也不跟她多啰嗦,重新坐到桌案前继续看他的圣贤书。

小说《良妻有毒》 第十一章 手足 试读结束。

    1. 校园小说

      好书文学网校园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校园小说大全,打造校园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校园小说免费阅读。看校园小说,就上好书文学网。

    1. 鬼怪小说

      好书文学网鬼怪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鬼怪小说大全,打造鬼怪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鬼怪小说免费阅读。看鬼怪小说,就上好书文学网。

    1. 穿越小说

      好书文学网穿越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穿越小说大全,打造穿越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穿越小说免费阅读。看穿越小说,就上好书文学网。

    1. 总裁小说

      好书文学网总裁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总裁小说大全,打造总裁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总裁小说免费阅读。看总裁小说,就上好书文学网。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