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官路红人:娇妻夜不归》小说章节在线试读 罗简,仰者,顾雪桦小说全文

gooryergooryer 2018-08-02 16:03:00 63

>>>>点击阅读《官路红人:娇妻夜不归》全部章节

《官路红人:娇妻夜不归》小说简介

完结小说《官路红人:娇妻夜不归》是仰者观望于天所编写的现代都市类型的小说,主角罗简,仰者,顾雪桦,书中主要讲述了:罗简的迟迟疑疑,显然令陆芸很不爽,她用脚一勾他,含情脉脉地来了句:“老公,来嘛!”此时陆芸已经脱光仰天躺着,这样的姿态让罗简恍然想到一招验证妻子是不是被郭老鬼干了的证据。那就是他趴下来,给妻子双腿间那...

《官路红人:娇妻夜不归》 第9章:异样的味道 免费试读

罗简的迟迟疑疑,显然令陆芸很不爽,她用脚一勾他,含情脉脉地来了句:“老公,来嘛!”

此时陆芸已经脱光仰天躺着,这样的姿态让罗简恍然想到一招验证妻子是不是被郭老鬼干了的证据。

那就是他趴下来,给妻子双腿间那样会儿,闻闻就知道了。

因为如果一个别的男人的液体留在妻子体内,或者就算是别的男人戴着套子出入过,那也是有着异样的味道的。

这样的发现让罗简有些异样的兴奋,他径直将陆芸的双腿撑开,自已伏下身来……

以前陆芸一直放不开,不让罗简那样。

这会儿有了药力助兴,她非但没有拒绝,还自个用双手将腿瓣开,畅快地享受着这般过人的待遇。

而随着罗简的胡子扎到她的那里,她更是一阵火热的快感袭来。

整个身子就犹如涛涛海浪中的帆船一样,是那样的颤抖、颠簸、战粟。

罗简双肩扛着妻子娇柔光洁的双腿,以及刚才嗅闻和轻舔时故意抽了抽鼻子,感觉没有任何异味,他这才激情勃发,狠狠地将陆芸给送上云端!

而此时,清泉县中医院门口烟雾弥漫,浓重的香烛味儿让人几乎喘不过气来。

中医院门前那几块铝制招牌,也被弄得稀稀拉拉散落于地。

几十个亦或带着哭声,亦或带着悲愤的死者家属,正集结在院门前的空地上,三五成群,或在讨论对策,或在焚纸烧香。

周边各式看热闹的人群,将中医院门口围得水泄不通。

清泉县卫计局局长许栖伟黑着脸,身后站着七八个警察,还有几个跟随,然后在空地的一端与中医院的一帮人站成一排,俨然与死者家属交锋相对。

他通过扩音喇叭的方式,与来闹事的家属一方进行谈判。

奈何这帮人依仗自已在清泉县属于大户人家,城里边头头们见多了,根本不将卫计局长许栖伟放在眼里,虽然现在过激的行为已经停止,但依然没有撤去的意思。

郭高善一到中医院门口,一溜挤进人群,急急地到了许栖伟身边,然后怯怯地叫了一声:“许局长。”

许栖伟见郭高善来了,而且叫自已,斜眼一看,没好气地说:“才来?”

郭高善吞吐一声,想辨解还没有说出来,许栖伟埋怨说道:“你们怎么搞的?这点事还闹这么大,不是交通事故吗?不是说处理好了嘛?”

许栖伟虽然话不多,却满满地是责怪。

而且很显然,从目前的情形来看,许栖伟掌握的情况,比他郭高善还多

郭高善虽然身体还留有那药性,但此时却冷汗淋漓,只得唯唯喏喏应道:“局长说得对,这事儿,我们是有过错。我现在和班子成员商量一下,看能否多补偿人家一点,了个事算了。”

好歹也算是当了三年院长,处理的医疗纠纷不少,还是有经验的。

这帮家属,他算是看透了,这些人到头来,还不是在于钱的多少问题,毕竟死人不能复活,而活着的人却需要钱来消费,来过上好日子。

许栖伟听郭高善这样说,默许地点了点头,示意他赶快去。

郭高善寒着脸挤到副院长杨志军、以及外科主任蒋碧婷那一边,低声骂道:“罗简这王八蛋,尽给我惹事!妈蛋……”。

他叨骂后,转而对杨志军询问:“对方是什么态度?”

杨志军说:“因为死者是年青人,对方家属就是一时接受不了比较过激,另一方面,就是觉得我们医生在操作过程中存着失误,因为……”。

杨志军望了一眼郭碧婷,转而没有将话说完。

杨志军何尝不知道院长郭高善与蒋碧婷是姘头的关系,而他要说的话就是与郭碧婷相关。

当时车祸发生后,这死者被送来中医院还很清醒,也未见明显外伤,只是患者自已说有些头晕头疼。后来检查出片后,有些颅内出血,脑振荡,需要清理颅内出血,并且止血。

彩超出来时,外科主任郭碧婷派罗简做这台手术。

罗简上手术台后,这死者家属有熟悉的人认得蒋碧婷,便拦着她问她这手术的状况以及把握,郭碧婷的技术一般,但自信爆棚,当即自信地回复人家,这小手术,没事。

哪知道就是这蒋碧婷所说的小手术,隔了没多久患者就死亡了,这家属就揪着这话想不通,科室主任不是说小手术吗,怎么人没了?……

蒋碧婷现在就在现场,杨志军怎么能说得下去?

所以,他转而说:“这死者家属,要求我们将主刀的医生给他们交出来,他们倒要看看是哪个水货做的?可按规定,我们不能将罗主任推到死者家属面前嘛……”。

“哦,他们要见罗简?那就让罗简过来,给他们解释解释呗,当时的情况到底是什么样的,你们看看这情形,他不过来,众人还以为我们袒护庸医。”

郭高善木然说道,嘴角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他心忖罗简呀罗简,看你到时候怎么收场?你高傲,自以为技术好?逢年过节,老子一根毛也没有看到?这次,你还不是死定了!

杨志军见状,本想为罗简辨解几句,无奈看着郭高善的脸色,只得硬着头皮给罗简打电话。“喂,罗简呀,我杨志军,现在在中医院门口,你看现在能不能过来一下!……”。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