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未命名 > 正文

重生之无赖你别跑李叶秋宋吴小说阅读 重生之无赖你别跑文本免费试读

gooryergooryer 2018-06-14 17:07:58 61

《重生之无赖你别跑》已上架微信公众号:小兔文学,关注后回复:重生之无赖你别跑 或者书号:115 即可阅读全文

《重生之无赖你别跑》小说简介

《重生之无赖你别跑》是最新出来的一本优质的穿越重生小说,为各位书友们提供这本精彩小说的作者是的莎含说,书中主要讲述李叶秋宋吴之前惊心动魄的爱情故事, 后又传她勾引姐夫的谣言,当时王俊逸摆出大义凛烈的样子说绝不容许水性杨花之女入门,王家借此退了亲,李叶秋现在想想,王俊逸恐怕心知她无辜,借此甩开她罢了。 “李叶秋,你愣着干什么,还不去做饭,李婶子...绝对是不可多得的穿越重生小说,心动的书友们快来阅读吧!

《重生之无赖你别跑》 第二章 董玉兰 免费试读

后又传她勾引姐夫的谣言,当时王俊逸摆出大义凛烈的样子说绝不容许水性杨花之女入门,王家借此退了亲,李叶秋现在想想,王俊逸恐怕心知她无辜,借此甩开她罢了。

“李叶秋,你愣着干什么,还不去做饭,李婶子一会可就要回来了,到时你可别赖到我头上。”春花趾高气昂的指点着。

李叶秋心知春花是等着看自己被收拾,但她并非那个懵懂只会挨打的丫头了,她记得李母董玉兰差不多回来了,便掀开被子走下床,挽起春花的手,态度亲热说,“多谢你告诉我,我送你出去吧。”

春花一愣,这个李叶秋平素都胆小不敢靠近人的,怎么现在还来挽她的手?

虽然她疑惑,但伸手不打笑脸人,轻哼一声,倒没有扯开李叶秋的手,两人跨出门槛。

而这个时候,李母董玉兰气冲冲的走进来,抬手就是一耳光。

李叶秋脚假意绊住门槛,膝盖曲了下,堪堪躲开巴掌。

“啪!”一声清脆响声,董玉兰巴掌甩在了躲避不及的春花脸上。

春花脸颊火辣辣,眼底浮泪,她那曾被人这样打过,董玉兰在乡里出了名泼辣,手劲儿可黑了。

“春花,你没事吧?”李叶秋大惊失色,站稳身子抓住春花的手。很慌张,但心底暗笑,春花故意耽误时辰惹出的祸,恶果就还给她自己尝吧!

董玉兰先是一愣,下一刻转向李叶秋,破口大骂道,“好你个死丫头,我让周家丫头带信让你做饭,你还在磨蹭耍懒打滑,还不滚去做饭。”

李母嘴上骂着,心下却有些虚,毕竟误伤别家闺女,于是别扭问春花,“丫头,没事吧?谁让你根木头似的站这儿的?不知道躲啊?还有我不让你叫她做饭吗?怎么这个时辰了你还跟她扯皮!”

说罢,还不忘瞪李叶秋一眼。

李叶秋低头,若是前世的她,她会解释,会生怕被人误会。可现在的她已经明白,解释无用,先受着,回头再找机会清算才是正经。

董玉兰泼辣,精明,不讲理,三言两句把自己摘清,意思是你自个儿站那挨打的,跟她无关。

春花更是委屈,心里更不喜欢董玉兰,但心里更不喜害她挨巴掌的李叶秋,如果她不挽她出门就没事了。

她捂着脸说,“婶子,你说我来叫了她半天,叶秋姐就是躺着不起来,我也没办法”

“对不起,娘。本来做饭我该不用别人叫都做好的,但我头晕眼花,胸闷气短。春花妹妹关心我,特地多陪我聊了会儿天解闷。”李叶秋温顺的缓缓解释,“我们不小心聊过头了,耽误了时辰。”

春花干瞪眼,她那有跟李叶秋聊很多?这李叶秋是真傻还是装傻,还把她拖下水!

春花听的云里雾里的,因为董玉兰早就交代她了,要是承认她她是刚刚才过来的,她吃不了也得兜着走。于是就默认了。

“聊聊聊有什么好聊的!两个黄毛丫头嘴碎了是不是!赶快滚去做饭!!”董玉兰黑着脸,不好再动手打人,推搡李叶秋一把。

李叶秋被推的目光一冷,但掩饰住了,往厨房走去。

不一会儿,董玉兰也进来了,她看着摘菜的李叶秋,问她,“你跟周家丫头聊什么了!聊到耽误正事儿!”

李叶秋摘着菜,想了想,才小声开口,“她问我是不是快要跟王秀才成亲了,她好像挺羡慕的。”

董玉兰眼睛一眯,有些警戒,“怎么地,她还俏想了?这丫头怎地这么不知羞!”

李叶秋缩了缩肩,表面依然是她胆小的样子,村姑就是嘴碎,一听这些儿女情长就眼睛发光。

“前些天我还看见她在私塾拿着些东西,好像荷包,想要送给谁吧。”李叶秋有些漫不经心的说,“她可能想嫁个读书人呢。”

“什么荷包?什么样儿的!”董玉兰更加紧张了。

李叶秋想了想,有些不确定,“好像是个并蒂莲荷包,她说绣了好久的。”

嘭!董玉兰气的一把把手中青菜摔在地上。她可说呢,前阵子就看见她宝贝儿子腰间悬着她没见过的荷包!

自家的庭哥在那私塾念书,全家人都盼着他能好好读书将来光宗耀祖,周春花这死丫头竟敢勾搭庭哥了?她不看看自己算那根葱!

李叶秋见她如此激动,却没追问。悠闲摘菜,做饭。她知道周春花跟她的弟弟李庭有点小暧昧,前世还闹得很大。荷包的确是周春花送的,只是很久后才被人知晓,李叶秋不过提前拆穿罢了。

董玉兰暗想二丫头平时惯是个沉默的性子,既然现在说了那就不会是说谎,顿时一声冷哼,立马转身出去找人算账了。

庭哥是他们夫妻的心头肉,以后就算考不上乡试也要拜托县里的捕头姑爷给他找一个公职做做。哪是那丫头能俏想的!

安静的土房内,炊烟袅袅,饭香四溢,一线昏黄光照进来,尘埃在光中舞动。

李叶秋倚在温暖灶台边上,微微低头,把玩手指,深沉至极,勾起一抹轻笑,哼着她前世在秦府学过的歌——

“知我者,谓我心忧。”

“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那厢董玉兰气冲冲闯到周家家里,叉腰怒骂,“周家的,你们不管管你们丫头啊!我家庭哥可不是那么随便的人,成天心里盘算着到处勾搭人,带坏了别家的男人!”

春花刚回到家脸上的热辣还没退去,没想到下一刻便被人追到家里骂了。幸而家里只有她一人。

但也怕邻里说闲话啊!

春花急急解释,“婶子你说什么呢?我没有勾搭别人。你别听旁人乱说!”

周春花急得直上火,她可一直属意许庭,只是她知道李家是要攀高枝的,她一直想先拿下许庭的心让许庭提亲。只是事还没成,怎就被人发现了呢?

还是最要命的董玉兰!

董玉兰不管那么多,噼里啪啦狂骂,惹得周围邻里都出来看热闹指指点点了还不罢休。

周春花被骂到大哭,却无计可施,伤心得要命。

董玉兰大闹周家很快传遍村子,去田里浇水的李叶秋自然听闻了,轻轻一笑,不置一词就回家了。

很快到了晚上,李庭回到了家里,李铁明也做完农活回来,一家人坐在桌前吃饭。

董玉兰一边给儿子夹菜,那满是褶子的脸上挤满了笑容询问儿子学堂里的情况,关于春花的事倒是一点没提。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