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科幻未来 > 正文

《名门望途》薛家良小说在线阅读

gooryergooryer 2018-11-09 10:08:16 202

《名门望途》已上架微信公众号:甜瓜文学,关注后回复:名门望途 或者书号:3810 即可阅读全文

《名门望途》小说简介

小说主人公是薛家良的小说叫做《名门望途》,是作者阿诸最新写的一本职场官场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闻着自己身上难闻的味道,薛家良内心有些悲凉,之前那个整洁俊朗、干练洒脱、春风得意的政府大秘,在他身上踪迹全无,取而代之的是胡子拉碴,头发蓬乱、面色晦暗且毫无朝气。他下意识摸了一下胡子,下了车,摔上车门...

《名门望途》 3、成心出他的丑 免费试读

闻着自己身上难闻的味道,薛家良内心有些悲凉,之前那个整洁俊朗、干练洒脱、春风得意的政府大秘,在他身上踪迹全无,取而代之的是胡子拉碴,头发蓬乱、面色晦暗且毫无朝气。

他下意识摸了一下胡子,下了车,摔上车门后大步走上单位办公楼的台阶。

迎面出来的两个人,他们居然没有认出他。

他低着头上了电梯,张勇紧随其后跑步挤了进来。

窄小的轿厢内,他目不斜视,视张勇为空气。

张勇斜了薛家良一眼,心说:哼,傲气什么?现在政府办是个人就比你吃香。

心里是这样想着,但是张勇没敢说出口,他知道薛家良嘴臭脾气臭不好惹,所以见好就收,嘴里故意得意地哼着小曲,扬头看着楼层变幻的数字,表情有些阴阳怪气。

薛家良懒得跟一个司机计较,那样反而抬举了这个势力小人。

三楼很快到了,原本薛家良可以选择爬楼梯,但他还是选择了电梯,自己这个样子还是少看见人好。

出了电梯,他掏出办公室的钥匙,他眼下最想做的就是刮胡子,梳梳头发,换身干净的衣服。

哪知,张勇在他背后说道:“薛副儿,李主任说让您直接去会议室,大家都在等你。”

他站住,回过身,犀利的目光盯着张勇。

张勇避开了他那鹰隼一般的目光,看了一眼走廊那间敞着半扇门的会议室,说道:“是……是主任交代我,让我安全把你接到会议室,我的任务才算完成,您看……”他无奈地摊了一下手。

难怪他一个司机跟在自己的**后面寸步不离,原来是李克群有交代,怕自己半路途中跑掉。

按以往他的脾气,肯定会讽刺挖苦甚至训斥他的无礼,但是今天他忍了,回过头,继续朝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张勇不再说什么,而是站在原地,看着他的背影,嘴角露出一丝讥笑。

薛家良掏出钥匙,这才发现,办公室的门打不开了。没错,就是这把钥匙。但的的确确打不开门了。仔细一看,才知道换锁了。

不应该啊?自己目前还是政府办的人,即便自己被逮捕也要等到正式批文下达的那天,何况自己只是协助调查了几天。

难道有人等不及,急于想把自己驱逐出政府办,他好搬进这间阳光和位置最好的办公室?

他的心突然愤怒地狂跳了几下,回头看着不远处的张勇。

就见张勇把头转向别处,表情有些阴阳怪气,原来他早就知情。

想到张勇手里的车钥匙,他不再怀疑换锁的事实,他抑制住内心的愤怒,暗暗咬着后槽牙,仍然默不作声,往会议室走去。

自己都这样了,还顾忌什么?说不定有人就是想让他在大家面前出丑呢?满足一下他们的幸灾乐祸也无妨。

他边走边用双手捋了捋头发,又在脸上搓了几下,立刻有了些精神。

他刚走到门口,就听里面叽叽喳喳地正在议论。

“在里面,让吃饱吗?”

“这个,等一会他来了你问他吧。”

“经历这一次的教训,你说他出来后还会那么傲慢吗?”

“说不好,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他知道大家在议论他,但是他没有迟疑,更没有站下偷听,而是以自己的方式,大步走了进来。

议论声戛然而止,大家纷纷抬起头,将目光聚焦在门口他的身上。

他看到了这些昔日同事们眼中的惊讶和略显尴尬的表情,他知道此时自己就是一个另类,一个怪物,胡子拉碴,头发蓬乱,衣服酸臭不堪,还不如一个刑满释放人员。

他第一眼就发现平时老主任坐的那个座位仍然是空的,而且两边的座位也空着,李克群并没有坐在正位上,显然,这空着的几个座位,是留给什么人的。

李克群本来是在低头写东西,见大家停止了议论,他抬起头,蓦然就看见了他。

尽管刚才他没听到李克群参加大家的议论,但他低头嘲讽的微笑却被薛家良尽收眼底。

薛家良故意站在门口顿住了。

李克群出乎意料地连忙迎了过来,满脸堆着笑,说道:“薛主任,回来了,这边坐。”

薛家良发现,李克群的话和他笑,就跟薛家良从来没离开过一样。

薛家良走了过去,看着几个空座,不知该坐在哪里。

李克群将他让在另一边的空坐上,说道:“提前没来得及跟你通气,今天这个会早就定下来了,就等着你回来开呐。小徐,给薛主任倒杯水。”

他的话让他听着很舒服,但是,从这谦卑的神态和热情的笑容中,他看出了李克群有种大功告成的得意。

办公室新来的干事小徐给他倒了一杯水。

尽管他很渴,却没立刻去碰那个杯,舔了一下干涩的嘴唇,语气不轻不重地说道:“什么会这么急,都不让我换身衣服,不怕我臭着你们大家啊?”

说完这话,他看了看大家。

没人接他的话茬,平时跟他关系不错的几个人,也只是咧嘴无声笑一下,但很快就低下头,装作在本上写着什么。

从他进门到现在,除去春风得意的李克群,没有第二个人主动跟自己打招呼,平时围着他转的几个人,也只是对他笑笑。

这还是他曾经的同事们吗?

答案显而易见,如今政府办不在是他薛家良的天下了,而是李克群的天下了。

平日里薛家良和李克群就不是一个阵营里的人,李克群效忠的是县委一把手管春山,而薛家良是县长赵志华的红人。

县长和书记始终就是针锋相对,自然而然,平水的官场就分成两个阵营。

李克群尽管面上对他很热情很客气,但内心里却很是幸灾乐祸,对他热情客气,是想堵住他的嘴,不想因为自己的态度而让他在会上节外生枝。

本来,他几次跟领导要求,趁薛家良不在召开这个会,可是新来的县长不同意,薛家良是有名的嘴毒,什么话都说得出来,所以,李克群见到他的那一刻起,就百般小心和热情。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