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军事战争 > 正文

《妻心迷离:脱轨的婚姻》已完结版全文章节阅读 蒋望许勇萧梦岩小说

SunnySunny 2019-01-10 17:18:25 81

《妻心迷离:脱轨的婚姻》小说简介

蒋望许勇萧梦岩是小说《妻心迷离:脱轨的婚姻》里面的主角,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仰者观望于天,下面我们一起看看这本小说的主要内容:“什么,勇?”妻子竟在被我后入时,叫勇的名字,这让我暴跳如雷。我一把将她推倒,大吼道:“刚才,你说什么?”“没,没说什么呀,老公,你干吗停下来呀,我……我里边好痒的!”她面色迷离,柔胰的双手又攀了上来...

《妻心迷离:脱轨的婚姻》 第2章男人 免费试读

“什么,勇?”妻子竟在被我后入时,叫勇的名字,这让我暴跳如雷。

我一把将她推倒,大吼道:“刚才,你说什么?”

“没,没说什么呀,老公,你干吗停下来呀,我……我里边好痒的!”她面色迷离,柔胰的双手又攀了上来。

“你分明……喊别人的名字?”我吼道。

“啊?我有吗?老公,我没有啊……真的,你肯定多心了,你耳鸣听错了吧?”妻子娇笑如花,又抱着我,然后,还滑到我的身下,用她的盈盈小嘴,深喉地含吮我的那物。

她不承认,说话又没个证据,我只能在心里问:“真的听错了吗?难道是我多心了?”

她叫勇?

草他妈,难道就是他?我的好朋友许勇?

我叫蒋望,我在元亚公司任职副总经理时,就有个手下叫许勇。

许勇,男,25岁,广东省韶关市人……

一看就普通的名字,他黑黑瘦瘦的,个子也不高,墩墩实实地站在那里,一看就是典型的湖南人相貌。

许勇进了元亚电子后,我很高兴自己没有看错人。

他是一个非常勤奋而且具有领导才能的人。

以前元亚的后勤部常常出现一些采购收购回购的事,甚至在采购食材等方面,供应商家的回购他们都敢拿,这让员工伙食直接降低,大家意见很大。

许勇上岗后,两下五除二,就找了个理由将那负责采购的主管给撸了,员工们心里都鼓舞欢欣。

许勇作为人事经理,同时还负责后勤管理,财务管理。

他对我和我的部门却敬重有加。我们销售部的员工,常常在报销的时候弄些假.发票多报一些,这也是常事,我在审核员工车旅发票的时候,有时候明知是假的,也会签字放行。为几个小钱,影响员工的积极性,打击兄弟们的士气,这事我不干。许勇也知道我常这样干,以此拢络人心,他却从来不提这事。

甚至在地税局的人稽查出问题后,他还主动帮我在老总面前开脱这事,说这真假.发票,蒋总也不是那么容易分清楚的,何况我们又不是专业人员。老总见大家都这样说,自然说算了算了,以后大家签字报销时,都注意一点。

这件事,让我对许勇更看好一分,也让我对他的工作更加支持。在元亚公司里,差不多就是两大派别,以老总的亲戚们组成的保守派,与我们这些外来经理人组成的革.命派。两派平时分工明确,他们保守派负生产,负责后勤管理;革.命派负责开拓市场。

偶尔也有冲突的时候,许勇就是我一个阵营的帮手。

有一天,许勇的深圳校友叫他去参加同学聚会,临走时,看到在宿舍里无聊的我,便招呼我一起去。我说我又不是你们同学,去不好吧?他说那有什么,你去吧,我同学,全是湖南人,你又是湖南人,也说得上话,而且,全是湖湘美女呢!一听他这样说,美啊,我当时就心动了,能娶一个湖南妹仔,那可是我最大的心愿了。.

虽然在读大学的时候,我也曾经处过一个女朋友,

女朋友姓单,叫单圆圆,她是河南省驻马店市西平县人。

我对河南人的印象,或许与很多人的不一样,河南人朴实,挺好的,我唯一接受不了的,就是我女朋友天天要吃面条,而我是湖南人,是打死也不吃面条的,必须三餐干饭。

为这点,两个任性的孩子天天吵架,后来就合不来了,她去北京打工后,就没有再跟我联系了。也正因些,找个湖南妹子,更能合自己的味口。

一听许勇说他的同学聚会全是湖南妹仔,我高兴得不得了,当即偷偷地跑到老总的办公室,看看他有没有在公司,见他没有在办公室后,我就将他的别克轿车给开了出来(那时我有驾照,但没车),然后载着许勇,去了宝安区21区那个叫湖湘天下的湘菜馆吃饭。

也就是在那里,我认识了许勇的同学,萧梦岩,也就是后来成为我妻子的女人。

萧梦岩是湖南永州人,与我的家乡邻市。

得益于湖湘山水的滋润,她长得白白净净,戴着一幅眼镜,虽然不是特别地高挑苗条,(只有一米六三四这样子)却也分外吸引人,还有那一头秀发,真的很飘逸……

反正是很耐看吧,也是很好看的一个气质美人。

我去参加许勇的同学聚会大约有十个人,其中有六个女同学,四个男同学,加上我,也就是五个男人。他们同学之间都是互相认识的,只有我一个外人。许勇一进门,就将我介绍给他们了,说这是我们公司的蒋总,我的望哥,我的贵人。

他们几个同学也不见外,都齐齐站起来,轮流跟我打招呼,然后又给我分位置,让我去坐上席。这一坐,就刚好坐在萧梦岩的身边。萧梦岩说,哇,哪个分个帅哥给我撒!几个男生说,你不是好男色嘛,正好配你了。萧梦岩哈哈大笑,说那就行了,今天我将他带走了。说着,她朝我看了看。她不笑还好,一笑那浅浅的两个酒窝,就将我的魂给勾走了。

那天晚上聚餐回来,许是同学好久没有见的缘故,许勇已经喝醉了,不是普通的醉,而是醉得历害。走的时候,没有喝多少酒的我扶着他,他吐了我一胳膊。没办法,我见扶着他走到停车场太难走了,便将萧梦岩喊来,让她先照顾一下许勇,然后我跑到停车场,将车开到酒店门口。车到酒店门口的时候,萧梦岩说,你们住哪?我说我们在福田,她便说她住在南山,顺路带她一程。

就这样,我在车上时,要了萧梦岩的电话,以及QQ号。我当时开着车,还喝了不少酒(那时深圳酒驾查的少吧),我也不怎么就说了“你是我喜欢的那类女孩子”的话。我也清晰地记得,我认真和她说时,她并没有反对,而是哈哈大笑着,说你们这些人怎么看上我们这类打工妹。

(送她到南山时,我才知道她那时正在华侨城下属的一个旅行社当文员,也就是在旅行社的门店负责接待之类,当时工资估计也就一千六七百元)。

我当时很想回答,你真是我想要的那类女孩。但话到嘴边,我没有说,将她送到华侨城后,我和许勇便开车回到了元亚公司租的公寓里。

大约这次聚会过了半年,元亚电子的老板,也就是那个大学的教授,年纪大了不想再操心实业的事,便将元业卖给了一个香港老板。

元亚虽然卖了,但业务不变,经营方向不变,而且还要扩大生产规模。以前我们跟着那个教授时,也就是员工四十多人。

但香港老板接手后,就要扩大生产,他组织人要宝安区公明镇组建了新的生产工厂,然后在福田租的商住楼,全部改为销售公司,真正实现销售与生产两分开(后来,在上市时,香港将董事长的位置又让给康生,康生占股百分之五十一)。

也就是这时候,许勇作为人事经理,开始调到公明镇坐镇指挥招工,我负责带领销售公司在福田区负责销售。那两年的时候,电子产品特别的红火。

而我们这厂,就是生产手机零部件的,生意更是火得没法说,我这销售公司的副总,那是坐在家里,什么都不做,也不操心卖不出去。但是,这生产量上去了,动不动就是三十四万部的交易量,还有剧增的订单,让我每天处理起来很头痛,忙得一天到晚,还有很多事情做不完。

这时候,我就想招个专门负责处理日常事务的助手。

当时心想,这助手,最好要精明一点,要有文员的基础,思维也要缜密一点,与自己能形成互补。开始的时候,我让销售的主管到深圳人才大市场招人。

玛的,招来七八个人,什么学校的都有,但都看着不顺眼。

没办法,我打电话给许勇。

我说许勇啊,你这人事经理,招工方面比我更有优势,你给我给瞄一瞄,我要一个助理呢。

许勇也知道我天天叫苦叫累,当即就答应了我的要求。他去负责帮我找助理。

没几天,许勇就真的给我找来了一个人,她就是萧梦岩。

《妻心迷离:脱轨的婚姻》已完结版全文章节阅读 蒋望许勇萧梦岩小说

《妻心迷离:脱轨的婚姻》已完结版全文章节阅读 蒋望许勇萧梦岩小说 安装后搜索小说名阅读!

点击下载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