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武侠动作 > 正文

豪门小娇妻夏诗雨郑新爵小说结局精彩章节全文

gooryergooryer 2018-06-14 17:32:15 5916

《豪门小娇妻》已上架微信公众号:小狼文学,关注后回复:豪门小娇妻 或者书号:094 即可阅读全文

《豪门小娇妻》小说简介

小编推荐一本非常好看的总裁豪门小说,这本小说就是苏妖妖原创的《豪门小娇妻》,主角是夏诗雨郑新爵,内容精彩情节有趣,绝对是不可多得精品小说,夏诗雨木讷的脸上,忍了很久,雾气终于忍不住氤氲开来。憋回眼泪,她目不斜视的走过去拿了一杯香槟,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生怕那懦弱又没用的液体,会猝不及防的掉落下。郑新爵处理完施若琳的伤,想起夏诗雨,忍不住,精彩就在眼前,快来一起阅读吧~

《豪门小娇妻》 005你给我提鞋的资格都没有 免费试读

夏诗雨木讷的脸上,忍了很久,雾气终于忍不住氤氲开来。

憋回眼泪,她目不斜视的走过去拿了一杯香槟,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生怕那懦弱又没用的液体,会猝不及防的掉落下。

郑新爵处理完施若琳的伤,想起夏诗雨,忍不住侧头去找寻她的身影。

见郑易楠不忌讳的蹲在那里,为她包扎伤口,尤俊熙也伴在她的身边,绿眸内一片冰天雪地。

“新爵,陪我过去跟诗雨打个招呼吧。”施若琳看到郑新爵眼中的怒气,心知此时过去,又是一场好戏。

施若琳大大方方的挽着郑新爵的手,走向他们。

“诗雨,好久不见了,你的伤没什么吧,都怪我不好,受点小伤就哇哇大叫。”施若琳似自责的说道,变相炫耀。

夏诗雨轻轻一笑:“我没什么,先照顾客人是应该的。”

她的回应的滴水不漏。

“若琳,她怎么能跟你相比,你的手是用来画画的,在我眼里就是艺术品,她的嘛……”郑新爵不屑的睇视了夏诗雨一眼:“只要不腐烂,就死不了。”

身形一顿,万箭穿心,夏诗雨木然的扬起嘴角:“也是,这点伤死是真的死不了,若琳,玩的开心点,我先失陪了。”

她笑的得体,不能使劲的腿,一踏出步子,白色的手帕顿时被血染红,她想告诉他,死的是她的心!

走出酒店,泪水一发不可收拾的狂流。

心痛这种东西,憋的越是久,发泄起来也越是凶猛,夏诗雨走到一颗椰树下,望着大海,滚烫滚烫的泪就大片的滑落。

海风吹来,衣裙飘扬,连盘起的发丝,也凌乱了。

望着那在黑暗中涌动的海水,她觉得好亲切,仿佛那里就是她最好的归宿,在这个世界她是孤独的,家人,丈夫,胜至是藏在心底的初恋,他们一一离她远去,连回忆也不剩。

一朵白色玫瑰突然出现在她的眼前,惊的她连擦泪的时间也没有,连退了两步,退进一绪肉墙里,腰上更是多了一只大掌。

她略为惊恐的抬头,趁着月色,她看到一张戴面具的脸,高高的礼帽,唯一能看到的就是窄挺的鼻子,以及薄如蝉翼的唇,那双眼睛被帽檐遮着,透着神秘感。

“你是谁?”不知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夏诗雨用英文跟他交谈。

男人环住她的腰,将手中的白玫瑰一抖,变成一条手帕:“我是魔术师!”

夏诗雨惊讶的看着他的手,很自然的拿过手帕扯了扯,刚才明明是朵花来着:“好厉害——”

“美丽的小姐,手帕是用来擦的,不是用来扯的。”男人拉起她的手,轻轻压在脸上,拭去她脸上的泪。

一个陌生人,一个简单的举动,让她心里倍感温暖。

她还看到,他的小拇指上带着一枚细细的尾戒,在她的瞳孔中,闪着银光。

此刻的动作是那么暧昧,她却没有推开,这种跟陌生人轻浮的靠近,让她觉得自已正站在悬崖边,危险而堕落,可是又得自在,觉得可以畅所欲言。

“魔术师,你知道么,在这个世界上,谁都需要温暖,可是我好冷,好孤单。”

“别害怕,只要抱紧一些就不会冷了。”男人有力的手臂将她圈紧,弯腰将头靠在她的肩上,一口流利的法文,听起来缠绵动人。

夏诗雨缓缓的勾起笑容:“你说的对,只要抱紧一些就不会冷了,只是我没有可以抱紧的人。”

“你没有丈夫么?”

“有,不过他永远不会是抱紧我的那个人,因为他不爱我。”

“那你爱他么?”男人的声音,透露一丝紧张。

这个问题,夏诗雨沉思了许久:“我……不知道——”她最终都不敢老实的回答,因为她好怕自已听到后,会更加绝望。

男人的唇,没有丝毫预兆就压了过来,覆盖上她的唇,带着浓烈的欲望,吓的夏诗雨连忙挣脱,没命似的逃回酒店。

坐在大堂的沙发上,她惊魂未失定,自已刚才真是太疯狂了,她差点被一个陌生人给侵犯了!

也不知坐了有多久,腿间的伤口经过裂开愈合再裂开,四叔给她绑的白色手帕已经全部染红,她一拐一拐的回房间,走到门口,赫然看到郑新爵双手插袋,站在她的房门前,那挺拔的身姿,俊美的脸,彰显与生俱来的高贵。

看到她,他蹙眉,质问:“上哪里去了?”

“会情人去了。”夏诗雨一不做二休,干脆这么跟他说。

“什么?”郑新爵愕然,拔高声线。

夏诗雨懒的理他,开门走进房间,她现在疲累的只想闭上眼睛。

“我问你话呢,你聋了。”郑新爵从后面一把扯过她的手臂,绿眸上蒙生着杀机。

“我说我会情人去了,听清楚了么。”夏诗雨眯着眼,说的铿锵有力且大声,她心里太委屈,太委屈了,反抗的情绪也在一瞬间爆发。

郑新爵发力,几乎要捏断她的骨头,黑色的风暴在他的绿眸中聚集:“夏诗雨,是不是想死?”

他在这里等了她半天,担心她会不会流血流死了,而她却堂而皇之的说跟情人约会去了,真是有种!

他冲天的怒气,让她觉得心里痛快,她胜至觉得,刚才不应该推开那男人,给郑新爵整顶绿帽子才对。

“你凭什么让我死,就许你找情人,不准我也风流快活么?”她落寞的冷笑,眼底满是悲伤。

郑新爵拽过她的身体,眼神嗜血:“就凭你是我们郑家领回来的一条狗,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敢跟我平起平坐,要不是你那死鬼老爸救了我爷爷,凭你这种贫贱的出生,也配成为我的妻子,你连给我提鞋的资格也没有。”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