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农门丑媳又娇又皮
农门丑媳又娇又皮完整小说目录在线阅读 (林暖顾景珩) 大结局无弹窗

农门丑媳又娇又皮风情不摇曳

主角:林暖顾景珩
精品小说《农门丑媳又娇又皮》由风情不摇曳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林暖顾景珩,书中主要讲述了:桃源村村民每每提到顾景珩,都怕的发抖。村里姑娘们都爱慕小霸王的颜,可都害怕小霸王的脾气。林暖不怕。林暖是克星,克天克地克父母,就是不克他家夫君,赚钱养家宠夫君,日子过得很火红。可顾景珩说,丫头太小,身材太瘪,小豆芽一个。他每天想的事就是怎么甩掉家里的小媳妇。甩着甩着,顾景珩发现小媳妇身份不简单。林暖气哼哼,坐等真香……...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5-04 14:24:18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大房俩个没在家,二房俩人都起不来,三房俩人搁屋子吵架呢,听不见她声儿,老头子也中风了,她大孙子怀安倒是在,就是离的远,她没刘氏的破锣嗓子,声飘不过去。

没人扶王婆子,王婆子很郁闷,王婆子头更疼了。

林暖回去后,找了一圈也没找到洗衣服用的皂荚,犹豫了一下,进顾景珩屋里看了看,他屋很整洁干净。

就在视线可见范围内找,皂荚没找到,看到了塞在床下的几本书。

可乔家没人读书啊,难道是顾景珩的?

他是读书人吗?

林暖没碰书,关门出去,把从林家的衣裳洗了挂好,才钻进厨房做饭。

兔肉还剩一点,林暖把它和红菇一起炖了个汤,把荠荠菜剁碎,混进玉米面里,做成菜团子当主食。

做完这一切,天也快黑了,顾景珩还没回来。

林暖等了会儿,没等到人,分出自己一份吃了,剩下的热在锅里。

晚上淅淅沥沥的下了点雨,有点冷,她还睡不着,干脆在堂屋生了火,一边烤一边等。

等到她趴在桌子上睡的迷迷糊糊,听见门外有声音。

“顾兄,你家有火,你家里有人啊?谁那么大胆子,敢和你住一块儿啊。”

声音靠近,搓着手,冷的浑身哆嗦的年轻少年进来,看见迷迷糊糊抬起来看他的林暖,愣住了。

“姑姑姑姑……姑娘?”年轻少年神情像见了鬼,“你的脸……你是林家那小傻子吧?”

林暖:“……”

顾景珩在他身后进来,很随意的踢了踢他脚,“林暖。”

林暖自动忽略少年,很自然的接过顾景珩手里的山鸡和兔子放墙角,心里暗到还是挺厉害的嘛,她道:“锅里热着饭,洗完手就可以吃了。”

顾景珩意外的看了她一眼,好似不敢相信林暖这么贤惠,转身去厨房了。

年轻少年立马跟上,看顾景珩洗完手面无表情的拿锅里的饭食,双手猛的抓住他胳膊。

“顾兄,她做的饭,你敢吃啊?你不怕她在里面下药啊?你忘了林家小傻子之前对李子川干的伤风败俗的事了?还有啊,她怎么穿成这样在你家?该不会是逃婚来的吧?你怎么能收留她呢?她要是赖上你怎么办?”

“说够了?”顾景珩和他说话,目光却盯着锅里的饭菜。

她去后山了?

后山那地,该挖的野菜都被挖了,这姑娘从哪里挖来的荠荠菜做的菜团子?

“没呢。”年轻少年朝堂屋看了一眼,“咱悄悄的说,她是不是被人抛弃了,无路可走,才赖你家的?她万一来你家前,就已经不是姑娘了,你跳进黄河都洗不清。”

在堂屋听的一清二楚的林暖:少年你这悄悄话还真悄悄啊?敢不敢当着我面说,我肯定不打死你。

不过原主以前老爱跟在李子川身后是真,可惜对方不鸟她,把她当成鼻涕虫一样讨厌的存在。

狠话一箩筐,都打击不了原主为爱奋不顾身的孤勇,原主人傻,干了不少一腔情愿的蠢事,闹的村里人都知道。

可顾景珩有朋友,还是个小喇叭精,挺让她意外的。

冯生还在叭叭叭,“这种没皮没脸不要廉耻脑子又不清楚的姑娘,顾兄你还是离远点的好,你将来可还要读……”

顾景珩抬眸看他,眼底有瞬间的不耐,“吃饭。”

小喇叭精道:“顾兄,应天书院这次招收的学生不够,还会考核一次,对你是个机会,你要参加考核,一定能……哎,顾兄等等我呀。”

追到堂屋,林暖在,小喇叭精没说了,可眼神欲言又止。

不过很快,小喇叭精视线挪林暖身上了,年轻少年冲她伸出两根手指头,问的很惆怅,“这是几?”

林暖瞥了一眼,一本正经的答,“五。”

年轻少年表情当场就僵了,一副你怎么能傻成这样子的神色。

顾景珩简直没眼看,对林暖道:“困了就先去睡。”

“好。”林暖打了个哈欠,出去收了屋檐下衣裳,进来时,凳子上放着被褥。

林暖全抱屋里去了,铺好爬上去,把自己裹成个蚕蛹。

应天书院。

难道就是因为顾景珩右手受伤了,所以才不能参加书院的考试吗?

看来小喇叭精关系和他也没那么好嘛,还不如她和他的,林暖这么想着,笑了。

此时林家。

一大家子都聚在林老爷子屋里,当然不包括二房夫妻,他们动弹不了,也就没参与。

王婆子左手互插着手,坐在床边,“他杨伯,你说吧。”

是以家里孙子辈的称呼喊的。

杨伯点头,把今天在山脚下遇见贵人的事给说了。

“那贵人得了喘鸣,情况挺危机的,我听说遇见了个小姑娘,不晓得用了啥药,就缓解了贵妇人的喘鸣,可以说是药到病除了。”

“他杨伯,你是不是听错了?真是小姑娘啊?能有那么大能耐嘛?我活了大半辈子,可连药都认不全啊。”刘氏表示怀疑。

老三林明礼当场就笑了,“媳妇,就你那脑子,要真能认全药材,咱家猪都能上学堂了。”

刘氏瞬间被气黑成锅底脸。

“都闭嘴。”王婆子懒得看这俩糟心玩意,“他杨伯,你继续说。”

“我当时也没在意,没问到那姑娘长啥样,我就琢磨着,既然贵夫人是在咱桃园山山脚下遇见的,会不会就是咱这几个村里的姑娘?”

杨伯是好意,要真能找到,说不准林老爷子中风就能好。

“会不会是路过的?附近几个村子真要有这样的人,不可能不知道。”王婆子分析。

“娘,这简单,明天起就让海棠去山脚下转悠,说不准能遇见那姑娘呢。”老大林明义道。

“娘,还是我去吧,我也想替家里出一份力。”刘氏忙道。

去找人就意味着不用干活啊,多美的差事,可千万不能被周海棠给抢先了。

周海棠温柔的笑了,“三弟妹,还是我去吧,我对爹和二弟的病都了解,万一真遇见了,我也好和人家说清楚。”

刘氏当场就不干了,“我咋就说不清楚了?”

“还是让大嫂去吧,大嫂认字,也看的懂爹的药方,就你?人家说鸡,你和人家说鸭,还有啊,你别去了光顾着睡大觉偷懒,把人给找丢了。”

刘氏差点没给气死。

小说《农门丑媳又娇又皮》 第7章 你怎么能傻成这样 试读结束。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