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我最后问你一遍你让是不让
我最后问你一遍你让是不让阮芷音秦暮决小说阅读_我最后问你一遍你让是不让文本在线阅读

我最后问你一遍你让是不让沐沉沉

主角:阮芷音秦暮决
主角叫阮芷音秦暮决的小说是《我最后问你一遍你让是不让》,本小说的作者是沐沉沉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某天,沈之乔无意中捡到一个美男,偷偷养在柴房里,每天好吃好喝的养着。忽然有一天,美男不见了。她被另寻新欢的夫君休弃,无家可归。那个心狠手辣的小暴君却忽然找上了她,“救命之恩,朕要以身相许!”沈之乔:不不不,你不想……小暴君:朕可以帮你虐渣男贱女,灭他全家!沈之乔:容我考虑一下……小暴君:皇后之位,倾国以聘,我此一生只爱你一人。沈之乔:!!!还考虑个毛线,小暴君,来……姐姐疼你!...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21-05-17 17:55:11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两双大红色的鸳鸯喜鞋,时至寒冬,新娘穿了一身红色鎏帧棉袄,领边镶了一圈儿纯白色的狐绒围脖,她的脸被一抹红纱遮盖,辨不出美貌,便从走路的婀娜身段可看出,定是美人如玉。

反观新郎官……沈之乔不由锁了眉峰。

他的长相无可挑剔,是百里挑一的美男子。只是他的皮肤却异常的白,那是一种近乎病态的白。

突然,他掩唇轻咳了咳,待他放下手时,一双唇红得仿佛要滴下血来。

如果她不是无神论者,她还真当他是传说中专咬人脖子的吸血鬼!

最让她疑惑的是,在稥峪山的时候,她明明听到楼兰君让喜儿将“端王”送回王府……在那之前,虽然她与这位“端王”隔得有些远,看不清他的样貌,后来又因为情急于请楼兰君下山,便没多分心思在他身上。

可是,在稥峪山,这位“端王”明明还气血旺盛的在威胁楼兰君,哪像现在这般弱不禁风,走几步就要咳嗽?!

还有,那日南玥与她说起的“端王”不是还能伴驾行猎吗?……

脑子里乱糟糟的,沈之乔摇了摇头,是太久没有动脑了吗?!想起问题还真是费劲!

正当她纠结不已的时候,眼尾一弯大红将她吸引了过去,嘴角抽了抽,“越南迁,你不在男囹馆呆着,你跑这儿来干什么?”

来就来了嘛,那个……也不需要穿得这么扎眼吧,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新郎官呢?!

“抢婚!”越南迁缓缓吐出两个字,却是异常坚定的语气,仿佛他真的会那么做。

沈之乔惊愕,“抢婚?!”

开玩笑呢吧你!

越南迁勾了勾唇,一双迷人桃花眼冲沈之乔眨了眨,“你觉得我的身份配不上她是不是?!”

明明他是笑着说的,可是不知怎的,她却感觉他那一双含情的桃花眼里,仿佛笑着笑着便会溢出眼泪来。

突然有些心酸,沈之乔错开他的眼,“南迁,你是个好男子……”

只这一句,她便再也说不出任何能使他宽慰的话。

心里却埋怨起南玥来。

越南迁认识南玥比她早。名义上南玥是男囹馆的老板娘,实则却是越南迁在打理。

越南迁长得好,琴棋书画无一不精,只要在东陵城提起他的名字,无不拍手称赞。

只是,以他的才能,到哪儿混不了饭吃,可他却心甘情愿呆在男囹馆,还当起了男囹馆的头牌!

与南玥相识之后,自然而然的认识了越南迁。

在她的眼里,越南迁德才兼备,色艺双绝,更主要的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越南迁喜欢南玥!

如果现在不是南玥与端王成了婚,她以为他二人终会在一起的。

忍不住叹了口气,只能说世事难料,谁能保证你以为的以为到最后都能成真呢?!

眼看着成婚仪式完成,新娘子被送入洞房,越南迁的眼神却一直盯着一身喜袍的南玥离开的脚迹。

不忍再看下去,再加之心里还惦记着某人,沈之乔侧身准备与越南迁打个招呼之后便离开。

没想到的是将将还在她身侧的人已经不见,心下微恍,往周围看了看,并没有寻着他的身影,想来是离开了。

叹了口气,眸光落在正虚着身子招呼喜客的端王身上。他左右两侧均有人搀扶着,嘴角勾起了恰到好处幅度,原本有些苍白的脸色因饮了些酒水显现出几分润色,整个人多了些许如沐春风的喜气。

正在这时,一声豪迈的大笑声猛地在大堂内响起。

“瑞皇兄,今日是你新婚之喜,森弟敬你一杯,祝皇兄与皇嫂伉俪情深,早生贵子!”

他这一席话之后,原本有些喧闹的大堂瞬间安静了下来,纷纷看向端王。

拓跋瑞轻笑,一脸喜色,举杯道,“借南临王吉言。”

南临王?!

沈之乔眨了眨眼,南临王这么快就赶到东陵城了?

不等她多想,大堂忽然响起一阵抽气声。

沈之乔伸长脖子看过去,也不由惊得睁大了眼。

只因有人抢过了端王手中的酒杯,一饮而尽,并且这人还是个女人!

有人轻呼了一声。

“是叶丞相的独女儿,东陵第一美人儿叶清卿……”

端王原本和润的面色却在叶清卿喝下酒的那一刻分崩离析,一张脸瞬间绷得紧紧的,只狠狠盯着那大胆的女人。

然,叶清卿仿若未看见,一双好看的杏眼泛起盈盈水光,唇瓣紧咬,“你身子不爽,不能饮酒!”

拓跋瑞身体猛地一颤,嘴唇哆嗫,一双拳头更是捏得死死的。

“卿儿,不可放肆!”

叶清卿愣了一下,两行清泪蓦地掉了下来,“爹……”

丞相叶启贤皱着眉头看了她一眼,无奈的摇头,一撩衣摆猛地跪在了拓跋瑞的面前,“小女鲁莽,请端王恕罪……"

事情的最后,端王并没有把叶清卿怎么样。而叶启贤许是举得丢脸,便提前带着叶清卿离开了。

沈之乔心里有些惴惴的,更多的是担忧和愤怒,但凡有一双眼睛的,很难不发现这个端王与叶清卿之间的“**”吧!

但是她的这份担忧愤怒却在看到某人时自动降到了最低。

而后又噗噗噗的燃烧到了最旺,只不过担忧没有了,余下的全是愤怒!

没有多余的心思在管神马南临王,神马端王的。

如果她没有看错的话,站在南临王身侧的永远一身月白衣裳的男人也许可能大概是她家男人齐暮景……

那么,现在像“八爪鱼”一样赖在他身上,笑得一脸**的女人算怎么回事?!

小说《我最后问你一遍你让是不让》 第15章 抢婚 试读结束。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